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频道 > 艺术家 > 郭关:现世的古人
郭关:现世的古人
2016/3/9 12:53:24  现代摄影网   

郭关画境.猜想


文/子铭

 


窗外有光,天上有云。


我闭上眼,走进他的画境,痛,却不呻吟,死,却不言惧。


多少年,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连接,从漫漫长夜到漫漫白昼,他竟这么坚持着,绘画死亡。他究竟在表达什么?画中,一片空旷,什么都没有,除了,希望。你相信吗?他画死亡,其实是画希望。他是在用死亡启示,倘若你从未在濒临死亡的苦难中跋涉,你必不能感受死亡背后希望的恩泽。你问,这是对希望的嘲弄吗?当然不是。希望,既不需要事先的许诺,也不必有事后的恭维,唯在死亡的背后方能醒悟,向死而生。




你可曾祈求过神明?那合十的双手那虔敬的心,于古意中寂静。你是谁?凯撒尚哀告无功,你我又是谁?


我又回到他充斥着启示的画中,我甚至能感受到神明在傲慢的看着你我,审视浊世的人们。他以风的穿流以云的变幻,以草木的枯荣与瑟瑟作响,以高天远地,以时间的漫长以空间的均匀……只有顺服只有接受。你只有接受这傲岸的逼迫,你从过去到未来都要接受与顺服,才能从那画境悠久的空寂中寻得回应。




你绝望了是吗?你可否试着在画中行走?死亡不是终极,只要你往前走,总会出现路。“只要往前走,总会出现路”写下这句话时,我莫名感动,这话里,充满了慈悲。在神明的字典里,行与路,当共用一种解释吧。人身残破,可人心向善向美。在人的字典里,神明与完美,当共用一种解释吧。向善向美,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,这路连续着死亡的前与后,永远也走不完。




他是修行路上的人。我常想他的画境表达,似乎不在空间里,甚至也不在时间里。那画境似乎只存在于你走进的那一刻,在你体会了残缺与死亡去投奔完美与永恒,在你带着疑问但并不一定能够找到答案的路上。




你看那画境表达,不正是文学诗性表达之所在吗?不正是宗教神明仰止的方向吗?艺术的心情一旦顺畅起来,就似乎一倾而下,万流奔腾,如同他多年对绘画选题的坚守。然而,真正要理解他的画,难免设身处地。善恶如此,生死如此。否则,你就不明白何以把作品理解的那么透彻。艺术家,也在贡献自己的迷途,观者也一样,在迷途面前,都不必把自己洗的太干净。不然,还有什么可以共鸣呢?可有谁一点儿都不体会丑恶所走过的路径呢?




这便是你我都需要忏悔的理由。我在画里发现了丑恶,其实是我通过他的画映射出自己的丑恶。当下社会,我们耳熟能详的词汇是“挑战”,却很少听到“反思”,更何况“忏悔”。反思与忏悔,是要向着自己的。这个时代,似乎只有蒙冤者的往事,却无过错方的抚痛忏悔。只有怨恨不断克隆,戾气日增。




画中,我也看到了苦难。说起苦难,最著名的或许是约伯的苦难。我们会埋怨命运的不公,但是生活,正如上帝指给约伯看到的那样,从来就布设了凶险,不因为谁的虔敬就给谁特别的优惠,没有。我们不可逃避苦难,亦如我们不可放弃希望。即使死亡,死亡之后便是新生,请相信,希望与你同在,这,或许才是信仰的真意,信者的路。




他画死亡的身体画希望的灵魂。灵魂不死。是的,灵魂不死,是一个既没有被证实,也没有被证伪的猜想。而且,这猜想只可能被证实,不大可能被证伪。怎样证伪呢?除非灵魂从另一个世界跳出来告密。猜想的意义也并不一定要由证实来支持。相反,猜想支持着希望,支持着信心。活着,不仅仅是有了科学就足够。先哲有言:科学需要证明,信仰并不需要。事实上,我们的前途一向都隐藏在神秘中,但我们从不放弃,不因为科学注定的局限而沮丧。也就是说,科学并非我们唯一的依赖,甚至不是根本的依赖。




他在画里承认黑暗。我猜想,他的世界观也当承认黑暗。然后,他试图与黑暗交谈。希望映射着绝望,生映射着死。他是不是对当下的世界存有些许绝望呢?毕竟,当下呈现的是赤裸裸的生存法则。他的画境犀利果断直指死亡,仿佛要终结现世的全部荣耀努力勇敢与辉煌。最后的最后,是那超乎这现世一切之上的力量,那就是重生的希望。




他,画笔之下,掷出的是如此沉重的思考。


画境,尝试表达那不可言说的神秘。观者尝试打破画境那永恒的沉默。观者与画者,都淋漓尽致的发挥着想象力与创造力,这或许就是艺术本身。他的画,荒凉。荒凉,却又华丽。他的画,给人以期待。这期待绝不仅仅是艺术的实验与前卫。这期待,是他微观与宏观思考的终极呈现。然后,作为观者的我们,在这呈现之上,建立自己的生命哲学。




我又猜想,他的画,或可理解成一场生死启示灵性回归的盛宴,画里有他独一无二的也可被称之为热情的情愫,只是,他的所有热情都旨在冲击人性的愚钝与麻木。画境表达的越极致越是对死亡背后希望的信心锤炼,那是他纵横笔墨的精神狂欢。画纸上演绎的是生命的极致走向,画面前伫立着苦苦的求索与思考,更有对永生的祈盼。



我甚至觉得当下的众生百态如痴如癫压根儿是一场错误,他看得透看得远,早早的抽身红尘投奔逍遥。


2015.11











郭关古琴演奏《山居吟》 点击图片欣赏



郭关古琴演奏《广陵散》 点击图片欣赏



郭关古琴演奏《桃源春晓》 点击图片欣赏



郭关简介


郭关,生于湖南桂东,画家,古琴家。道教全真派道士。


曾闭关参禅一年,出关后研习中观、唯识学,画风大变。


作品涉及绘画、音乐、书法、装置等领域;晓音律,好古琴,喜操《幽兰》《广陵散》,通斋醮科仪、符箓禁咒,曾就学于北京师范大学、人民大学宗教哲学硕士,著有《郭关诗文集》《郭关禅画》《郭关诗画集》《郭关古琴》等。


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、发表于各大媒体,众多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及收藏家收藏。


现“郭关绘画全球巡回展”已在台湾、英国、墨西哥等地圆满举行!


在台湾设立“郭关美术馆”,长年展示郭关作品数百余幅。 郭关先生的作品吸取中国宗教思想的精髓,以全新的视角,结合中国画、版画、现代装饰设计等学科精华,打破画种、绘画科目的界限,强调画面意境的营造,作品气氛阔大、宁静而深遂,富于视觉冲击力。


郭关结合现代艺术把宗教哲学与精神融入现代审美,使国学的精神在新的时代中以绘画的形式重新唤起人们的共鸣,郭关着力于探讨人类意识的深层结构,对生命的状态与本质进行思考,深刻的描绘出人性深处的情感,这开拓了中国绘画的新境界。


更多阅读:
郭关:现世的古人 2019 第六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9月20-22日回归上海展览中心 十七世纪的亚里士多德”曾向康熙请求加入中国籍 熊川哲也:芭蕾追梦人
网友评论
暂无评论
我要点评
昵称:

填写答案:   换一张

关于我们 | 投稿说明 | 广告合作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
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-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